你家孩子在学校附近便利店买到电子烟,你知道吗?
公民直击:卖给孩子们的电子烟  席莉莉 杨乔 实习生 彭琪月 朱梦迪  “我前次买了紫的,这赤色的有点显眼……”10月28日下午,正值放学时刻,记者在北京中小学邻近造访,看到两名身着校服的女学生在便当店挑选电子烟,其间一名女生购买了一款赤色电子烟。  11月3日,记者在淘宝、京东、考拉海购、拼多多、蘑菇街、唯品会6家电商途径上查找发现,除唯品会未搜到电子烟,其他5家途径仍有电子烟在售,且只需要注册账号,无需验证身份信息即未成年人也可下单购买电子烟。  此前,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商场监督管理总局于11月1日联合发布《关于进一步维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危害的布告》(简称《布告》)。记者查询发现,不管在线下仍是线上,未成年人现在还能够简单购买到电子烟。  未成年人身着校服在实体店购得电子烟  两部分《布告》未提及是否对线下出售进一步监管  “电子烟外观特别,还不简单被家长发现,并且我觉得电子烟没有卷烟危害大。”正在江西南昌读高一的小许(化名)本年16岁,一年前,看到便当店在售卖各色样式的电子烟,出于好奇心便买了一支来吸。  小许告知记者,他至今还在运用电子烟,一支一次性的电子烟49元,能够抽四五天左右。“从来没有店员问过我年岁,也没有店员回绝卖给我电子烟。”  《布告》要求各类商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。在对电子烟的网络售卖进行大力监管之外,此次两部分发布的《布告》未对线下售卖电子烟作出进一步要求。  记者查询发现,在线下,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并非难事。10月28日,记者在北京市东城区造访,看到两名身着校服的女学生在“多点”便当店挑选电子烟。这家便当店坐落北京景山校园和北京市第二十五中学地点的街道上,间隔校园约200多米,电子烟置于结账货台最上层,紧挨着圆珠笔购买区。经过一番挑选,一名女学生拿起一只赤色款电子烟,向店员出示二维码结账后脱离。坐落校园邻近的多点便当店,圆框内为电子烟 席莉莉摄  在邻近的另一家便当店“便当蜂”,电子烟只要在被顾客问询时才会被取出来展现,店员解说道,之前这些电子烟是在货台正常展现的,被校园教师劝阻后才收了起来,“由于对面是校园,忙的时分看不住,老有学生买。”  记者连日造访发现,多点、便当蜂、罗森等连锁便当店可购买电子烟,货架均有“制止未成年人购买”标识,但多位店员向记者表明,“只能凭目测判别是否为未成年人。”其间,便当蜂广泛运用自助结账体系,造访时记者屡次看到结账区邻近没有售货员的情形,电子烟和其他产品相同可自助购买。北京一家便当蜂自助结账设备旁,圆框内为电子烟 杨乔摄  多家电商途径未下架电子烟  部分产品参加“双十一”促销  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商场监督管理总局在《布告》中清晰要求电商途径及时封闭电子烟店肆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。RELX悦刻、FLOW 福禄、Myst喜雾和魔笛MOTI 等电子烟品牌先后发布公告,表明将坚决支撑两部分发布的相关规定。  11月3日,记者在6家电商途径上以“电子烟”为关键词进行查找发现,在唯品会未搜到相关产品,淘宝、拼多多、京东、考拉海购、蘑菇街5家途径仍有电子烟在售。  记者阅读发现,上述5家途径中,淘宝、拼多多、京东、考拉海购4家途径上,有多款电子烟品牌,包含RELX悦刻、FLOW 福禄等,依然参加到了“双十一”促销活动中。  记者就电子烟网售“禁令”相关问题随机问询了上述5家途径在售电子烟的客服,对方均表明,暂未收到相关告知。  记者随后借用17岁中学生小华(化名)的电商途径账号在以上5家途径购买电子烟,均下单成功。  电子烟网售“禁令”落地前  记者借用17岁中学生账号在多家电商途径购得电子烟  2018年8月28日,国家商场监督管理总局、国家烟草专卖局曾联合发布《关于制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布告》,着重各类商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。  此次电子烟网售“禁令”发布前一周, 记者借用17岁中学生小华的手机号、微信号在电商途径注册账号,测验购买电子烟。成果发现,在淘宝、京东、考拉海购、拼多多、蘑菇街、唯品会6家电商途径上,只需注册账号即可下单购买电子烟。  在产品详情页面上,部分电子烟标示了“未成年人禁用提示”,也有部分并未标示相关提示。不过,不管是否提示,下单前后,各途径均没有对购买者的身份及年纪信息进行问询或验证。  至11月3日,记者已收到由以上6家途径发货的电子烟。记者借用中学生小华账号购买到的电子烟 席莉莉摄  此前,我国疾控中心发布了《2018年我国成人烟草查询成果》,成果显现,15-24岁年纪组人群电子烟运用率最高(1.5%),查询还指出取得电子烟最主要的途径是互联网(45.4%)。  在上述6家电商途径查找电子烟时,记者看到,这些电子烟有“原味烟草、绿豆沙冰、冰鲜草莓、橘子汽水、蓝莓爆珠”等多种口味,多为色彩艳丽的五颜六色包装,宣扬语则称其“戒烟好帮手”、“替烟黑科技”、“过瘾不伤身”等。  《布告》说到,许多电子烟企业以年青人作为互联网营销的要点,“协助戒烟”“健康无害”等宣扬语违反客观事实,是宣扬误导顾客,而将电子烟标榜为“年青”“时髦”“潮流”的代表则是诱导未成年人。《布告》要求,敦促电子烟出产、出售企业或个人撤回经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。除互联网途径之外,记者也曾在商场翻滚海报上看到电子烟广告。  11月3日,记者阅读电商途径未下架电子烟时,仍可大规模看到“戒烟好帮手”、“过瘾不伤身”等宣扬标语。  “不管是线上仍是线下出售,卖家都应该削减电子烟对青少年的引诱。”我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姜垣指出,“现在还没有相关的政策规定电子烟广告制止出现在这些当地。”  电子烟质量良莠不齐  国家规范没有出台  两部分在《布告》中指出,电子烟作为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弥补,其本身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危险。  “电子烟的雾化开释物含有多种致癌成分,比方甲醛、乙醛、重金属等,长期运用会对肺部发生危害,很多文献显现,这些物质对心血管也或许有负面效果,且或许致癌。”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查验中心副主任侯宏卫告知记者。  侯宏卫解说,现在我国商场上在售的电子烟产品质量良莠不齐,“原材料的挑选、增加剂的运用、工艺规划、质量操控方面随意性特别强,部分电子烟产品烟油存在残次、走漏等问题,也或许增加不安全的成分,这些都是质量危险。”  从监管层面来看,国际社会对电子烟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强。印尼与日本禁售含尼古丁的电子烟;韩国政府近来表明,将加速研讨以决议是否全面禁售液态电子烟,并主张人们当即停止运用相关产品;美国及部分欧盟国家则将电子烟视为烟草制品控制。  国内来看,部分当地部分已作出监管测验,杭州和深圳将电子烟归入控烟规模,成都则拟制止烟草制品经营者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。在成都控烟法令征求意见稿中提出,“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,经营者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;对不能出示身份证件的,不得向其出售烟草制品。”  而从国家层面来看,还没有出台针对电子烟监管的法令,面临质量良莠不齐的电子烟,也没有清晰的质量规范与准入门槛。  全国烟草规范化技能委员会于2017年10月下达电子烟国家规范制定计划,项目周期24个月。记者于11月3日在全国规范信息服务途径查询,现在该项目仍处于“正在同意”状况。  “强烈呼吁国家赶快出台强有力的控制办法,来维护人们的身体健康和顾客的合法利益,特别是对未成年人的维护。”侯宏卫向记者表明。(实习生邹雅婕对本文亦有奉献)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