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布什乌克兰强吻,曾经沦为笑谈,如今乌国人看照片会有何感想?
原标题:小布什乌克兰强吻,从前沦为笑谈,现在乌国人看相片会有何感想? 乌克兰地处欧亚大陆腹心方位,地理方位特别而重要。1991年,苏联崩溃,乌克兰取得国家独立。克拉夫丘夫中选为首任总统。克氏执政不久,乌克兰与邦邻俄罗斯交恶。苏联年代,乌克兰一直是最重要工业中心,但其自身并没有满足动力去支撑这些工业,基本是依靠俄罗斯的动力运送。因为与俄罗斯交恶,这种变形的经济模式很快遇到窘境,经济形势不断恶化,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。 1994年,乌克兰呈现独立后史无前例的危机,克拉夫丘夫黯然下台,总理库奇马取而代之。库奇马总统就任后,他尽力采纳平衡方针:对俄罗斯,他许诺保护国内讲俄语人口的利益;对西方,他在公共场所始终保持一种慎重的反俄基调。库奇马的“骑墙”战略,给乌克兰开展带来了杰出外部环境,经济止跌回升,在参加北约欧盟和黑海舰队、克里米亚自治等灵敏交际议题上也处置较为妥当。 可是,库奇马执政也存在一些硬伤,比如自己独断独行,官场糜烂非常严峻,寡头实力操纵国家经济命脉等。国内一些对立派对库奇马很不满,不断制作丑闻要求其下台。库奇马的“骑墙”交际战略也令美国人很动火,因为美国为了有用遏止俄罗斯,期望乌克兰成为彻底亲西方政权。所以,美国暗暗寻觅并拔擢政治代理人,打算在乌克兰发起色彩革新。通过一番调查,美国人相准了有“美国女婿”之称的尤先科。 尤先科出世于乌克兰一个普通家庭,大学毕业后长时间从事金融作业,从银行经济师干起,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,1997年出任乌克兰国家银行行长。翌年乌克兰迸发金融危机,尤先科采纳办法成功安稳了物价,使国家避免了通货膨胀的冲击,立了大功。就在那年,尤先科前往美国拜访,不知是机缘巧合,仍是美国人精心安排,与担任伴随他的乌克兰裔美国女性丘马琴科一见倾心,敏捷坠入爱河,不久闪电般地举行了婚礼。 丘马琴科爸爸妈妈都是乌克兰人,第二次世界大战完毕后从乌克兰移民到美国芝加哥,她是在芝加哥出世并长大的。丘马琴科阅历很不简单,她曾先后在美国财务部、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任过职。1991年,丘马琴科以美国经济专家身份被派往乌克兰首都基辅,领导美国设在当地的一个NGO安排,两年后担任巴连茨集团“银行人员培训”项目的常任参谋。尤先科与丘马琴科婚后一年,他被总统库奇马录用为政府总理,挤入了乌克兰政治权力中心。 尤先科任职总理后,力主乌克兰应该赶快西化,彻底融入西方世界,因而被视为乌克兰政坛的“亲美改革家”。很快,尤先科陷入了政治派系奋斗漩涡中,与总统库奇马联络也恶化起来。2002年,尤先科被迫辞去职务总理,亲俄派政客亚努科维奇接任总理。在美国人支撑下,尤先科联合多个派系组建了右翼力气联盟——咱们的乌克兰,一跃成为对立派首领。2004年,总统库奇马任期届满,尤先科吹响了向总统府进军的号角,其最大竞选对手为时任总理亚努科维奇。 丘马琴科和尤先科结婚后,一连生下三个孩子,辞去职务在家里当起全职太太。尤先科竞选总统,丘马琴科积极支撑老公,以贤妻良母的形象屡次呈现在竞选现场。但她美国公民身份被发表后,不断遭到政治进犯,责备她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。因为政敌拿不出丘马琴科同中央情报局有联络的任何依据,成果她几回都在指控媒体“分布流言”的官司中取胜。在竞选关键时刻,尤先科突患沉痾,丘马琴科紧迫伴随前去奥地利救治,被确诊为严峻二恶英中毒,终究尤先科脸上留下了很多疤痕。 尤先科竞选乌克兰总统,美国向他供给了很多财务协助,并派出了数百名“竞选问题专家”。尤先科中毒事件发生后,美国当即发起舆论剑指乌克兰当局,令尤先科赢得了很多选民怜惜。当亚努科维奇中选后,尤先科以为推举存在作弊行为,与另一个对立派首领莫申什科发起了大张旗鼓的游行示威活动,史称“橙色革新”。一起,美国联合西方各国向乌克兰当局发问施压,以为推举存在作弊行为,迫使最高法院宣告推举成果无效,终究为尤先科取胜中选铺平了路途。 尤先科中选总统后,丘马琴科成为该国第一夫人。不久,美国约请尤先科配偶拜访美国,丘马琴科回到出世地——芝加哥乌克兰裔社区,遭到非常热烈欢迎。尤先科的上台,标明美国在乌克兰发起色彩革新成功,美国总统小布什志足意满。小布什携夫人拜访乌克兰时,显得非常振奋激动,见到丘马琴科竟情不自禁,不管夫人阻挠强吻了丘马琴科,这一行为被记者抓拍下来,留下一时笑柄。 “橙色革新”的成功,曾使许多乌克兰人信任,“尤先科—季莫申科”这套政治上的双驾马车将会一路走好,发明出让乌克兰国富民安的“橙色神话”。但是,因全面倒向西方、与俄罗斯联络非常严峻,成果导致简直每年都会呈现严峻政治危机,经济形势也严峻恶化。2010年乌克兰总统大选,尤先科民众支撑度非常低,只好难堪下台,亲俄派亚努科维奇则中选为总统。但是,西方国家不愿罢手,2014年再次发起色彩革新,成果这一次使得乌克兰更是大乱,克里米亚“脱乌入俄”、东西部迸发了内战,国家至今深陷割裂状况中。 库奇马离职后说过,“在我的领导下,乌克兰这艘大船尽管阅历了各式各样的暴风雨,但它总算可以没有太大损失地持续前行。”尤先科下台后,与妻子丘马琴科很少揭露出面,不过曾揭露忏悔过:“美国曾确保过咱们疆土完好和国家独立性,但我深深感觉到他们变节了咱们,对此我感到非常绝望……”笔者写到这儿,猛然涌出一个问题:小布什乌克兰强吻,当年沦为笑谈,现在乌国人看相片会有何感想呢?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